生命一向用最殘酷的方式反諷我們經歷的選擇,當你覺得可笑,
或者,當你再也無力挽回什麼的時候,你就忽然明白了。


一再重申對日本文學沒有濃厚興趣的我,對於許多人推薦的好故事,
還是覺得不能錯過,“一瞬之光“就這麼到我的手上來,現在,
要再從我的手上推出去。

過去對日本文學的印象(雖然我看得不多),總認為他們喜歡花很多的精力和篇幅,
去敘述一件很微小的理念,或者只是一個狀態一種情緒,而不會多,
真的純粹所有一切都在朝那個方向去,不斷提醒,現在的一切都為了那件事,
我一直以為,那是屬於日本人的執著。

但這次我卻看見不一樣的東西,白石先生的寫作方式迥異於我的刻板印象,
似乎也比較貼近我。專注一個故事,同時又從中提到很多想法,
再丟出問題或狀況,讓讀者自己解決。

孤獨的靈魂到底該依靠什麼生存?
如果都名為孤獨的靈魂,應該就不需要依靠才是吧!
而儘管已習慣不需要群眾的生活,深夜裡仍有疑問自內心吐出,
為什麼主動將環境蒸餾到極簡的自己,還會感覺缺少了什麼,無法完整?

故事圍繞在一個似乎連是否愛自己都不能確定的男人,
對一個陌生女孩無法割捨的關愛。對!莫名其妙,卻執著到死。
但對於年輕的一生已擁有太多實際黑暗的香折來說,是天上掉下來的幸福喔!
儘管仍害怕像場夢般突然清醒,還小心翼翼地怕被對方厭煩,
卻再也無法克制想要依賴的心情,就算知道應該要自己振作起來,
其實卻非常不想只靠自己的力量好起來。

而橋田浩介呢?無法解釋自己的關愛為什麼時時掛念她好不好?
從來沒有遇見擁有比她更悲慘身世的人了吧!是發自內心想要呵護的嗎?
但是從頭到尾厚厚的一大本書裡,一直說著他們兩人的故事卻從未提到一句,
他是愛她的。儘管到最後決定一生照顧她,卻也沒有提到愛,只是掛念。

我一直想,或許連他也不知道這樣的掛念是否就是愛吧!
因為自己似乎再也沒有年輕時那戀愛的激動,那種熱情與不顧一切了,
所以也開始懷疑缺乏那種熱情的心,即使執著要關心,但到底是愛嗎?
還是孤獨慣了的靈魂終於找到可以讓自己用付出來填滿的缺口,
不求回報,因為那付出沒有目的,為了一種沈迷,覺得那完整了深夜疑惑的匱乏?

而香折,一個讓自己的過去所禁錮的靈魂,無論多努力拖著步伐前行,
仍不得不讓曾經遭遇的傷痛以夢境繼續腐蝕自己,或以從未減輕的恐懼。
當浩介問起為什麼不把那條夜夜沾滿淚水而變色的棉被丟棄,
卻要讓它以窩囊髒污的存在,無聲卻直接地提醒那無法離開的悲痛的過去?
香折反問:「你可以把我的過去還給我嗎?可以幫我換成一個比較幸福的嗎?」
我們都印象深刻。

過去的傷痛,總是比快樂永恆,儘管我們活於現在,也認真地朝前,
那個被恐懼和胡思亂想所餵養的鬼,仍在不知不覺中偷偷長大,
長成擁有極大嘲笑性格的鬼,只有在你又不小心倒退一步掉進過去的陷阱時,
才突然冒出來,讓你看見自己的恐懼竟如此豐富,足以撐飽一隻這麼大的鬼。
而它無法自然超生的原因,就是以我們恐懼和胡思亂想集結成的掛念,
它無法自己離開,只要還感受是被掛念著,它就要依附在我們的身體裡,
緊抓住短暫又軟弱的回頭一刻,站出來恐嚇我們,又以此更壯大自己。

終究,這卑劣的鬼,還是自己養的。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don883
  • 好喜歡瑪靡你的文字。
  • A9421028
  • 真的是深夜耶...還真早="=<br />
    又多了一本好書可以瞧瞧!
  • fidelia
  • 可以問下背景音樂是誰的歌嗎?<br />
    很有感覺
  • mamiqqq
  • 歌曲資訊都在音樂播放的上頭註名了喔!<br />
  • qqoooopp
  • 觸動我了
  • rain7276
  • CHARA的FANSTY很好聽呢!<br />
    。<br />
    或許,我們有一天,會在不知不覺中,<br />
    被那個鬼吃掉,也說不定?
  • 悄悄話
  • kamsang1127
  • 每次看馬靡打的文章<br />
    感觸都很多<br />
    <br />
    很喜歡你的文章<br />
  • 巨嬰
  • 潛水很久的我恰巧知道瑪靡兒也喜歡朱少麟<br />
    <br />
    但是!!!<br />
    我看不懂"地底三萬呎"....<br />
    <br />
    請問瑪靡兒有沒有什麼讀後感??<br />
  • 悄悄話
  • fun0423
  • 你的文章, 很有感覺, 很有味道!!!<br />
    期待你的遊記相片, 更期待你那感觸人心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