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想喝咖啡的時候,我都會這樣說;
我一向很少想喝咖啡,除了在葉子的時候。

這一個禮拜來我一直想喝咖啡,是從某一天的下午開始,
就是突然很渴望舌尖有咖啡的味道,淡淡的苦,也淡淡的甘甜。
但starbucks的咖啡不夠重,我愛的摩卡又配著軟趴趴的鮮奶油,
光點有像葉子那樣的鮮奶油了,可不知為何地關閉了,
卡莫那裡儘管有最接近葉子的咖啡,卻一向太早打烊,
我的夜貓生活趕不上。

拋開那一切。我還是喜歡用葉子來想溫暖。
想起我和阿杰或葉子的常客辯論過的每一個話題,
大家總是各有各的立場和辯詞,雖然激烈卻很過癮,的確,
我一直相信葉子是我的傷心咖啡店,而在那裡的我們,
都已經超越平凡的愛所能給予的想像,甚至難以解釋,
為什麼我們愛葉子,也愛彼此,然後將之與生活分離?

我常幻想自己明天一覺醒來,會是接近中午的11點,
陽光已經很大,但秋天有點涼,我稍微梳洗想畫個簡單的妝,
就騎上摩托車朝葉子的方向去。
到了葉子以後,我會看見盈君已經開始準備咖啡機,
把蛋糕拿出來排在白色的盤子上,再放進蛋糕櫃裡,
調整它們的名字,擦拭蛋糕櫃玻璃的霧氣。

葉子的鐵門降著一半的高度,只有吧台的燈點亮了,
(完全的準備狀態)可能會有一兩位客人探頭進來問開始營業了沒?
我拍一拍沿路騎車附著在身上的台北髒空氣,
把外套掛進廁所旁我們小小的工作間,打了寫著自己名字的卡,
然後拿起抹布擦拭每一張桌子,把糖罐裡隔了一夜稍微凝固的糖攪一攪,
排好每一個糖罐和肉桂粉罐在桌子上的位置,朝著吧台的方向,
(規定糖罐在右邊,肉桂粉罐在左邊,規定是阿杰定的)
盈君已經挑了一片輕快的Bossanova,葉子的一天從這裡開始。

到了傍晚,阿杰會走進來,衣服上有外頭的風的味道,
大步拿著他的安全帽和背包從吧台進來,先換一張CD,
阿杰不喜歡Bossanova,他說那樣的音樂讓人很浮躁地想動,
我卻認為正因為那樣它是愉悅的,讓人想轉圈或扭扭屁股,
只是的確不適合室內吧!來喝咖啡的人不會想扭屁股。
於是他換了音樂,為了已經坐著一下午的客人,
再去工作間把自己的東西卸下,接續葉子的夜晚時光。

我不懂自己為什麼這麼執著地想念著葉子,
可能因為我一直很脆弱,一直需要她給我安慰,
一直希望在每一個時候都能走進那個溫暖的地方,
找到我的歸屬感。

也可能我是堅強的,但覺得夢裡的葉子很脆弱,
一直想保護她罷了!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
  • MurphyLI
  • 說到咖啡就超有感覺的!因為我以前也是做咖啡的~~<br />
    現在只要假日的晚上一有空,就會拉著我女朋友跑去九份的"關<br />
    於咖啡"喝咖啡~~而且它是露天的~~!!只是有時人一多我們就<br />
    會覺得很討厭,很煩~!!!就只好趕快大口喝一喝走人!!哈哈~~~<br />
    還有~~~喝咖啡的另一種享受~~但是看到的不要學嘿!<br />
    邊喝咖啡邊抽煙真的很爽!那種爽的感覺說不出來~~就是很<br />
    爽!!!哈哈哈~~不抽煙的不要學阿!!!
  • windsann
  • 咖啡阿 ! 怎麼喝都不一樣 !<br />
    不一樣的心情 ! 不一樣的味道 !<br />
    我很少喝咖啡的 ! <br />
    不過有著屬於我的咖啡味 ! <br />
    只因它的多變 剛好適合我的善變 ~<br />
    我想最懂我的 就是咖啡吧 !
  • aaaaaaaaaaaa
  • 加油
  • 看你的文章很久了...<br />
    對於你對葉子的執念,感觸很深<br />
    我也是從高中畢業就在一家小小的咖啡廳打工,<br />
    至今,已經快4年了,<br />
    跟著他一路走來,當初的同事都離開了,<br />
    但我們還是堅持每個週末的小聚喔!<br />
    還有~ 很妙的一件事,<br />
    走出艾蜜莉的我們也是不喝咖啡的^-^<br />
    嗯,忘了說,我們的店名是Amilie`s<br />
    <br />
    週末午茶時段,是我一個人值班的時間,<br />
    空氣裡和著咖啡香,咖啡機不時傳來的蒸氣聲<br />
    和客人親切的互動,喜歡這種緩和的步調,<br />
    這個時候,我會很想放上那段時間裡,<br />
    我們最常聽的小野麗莎。<br />
    <br />
    每當別人得知,我還同一個地方工作時,<br />
    都會驚訝的說,你怎麼還在那裡啊?!<br />
    <br />
    好像我的念舊是很不應該的,<br />
    但就是一份歸屬感,我想,你是懂得!<br />
    <br />
    而且,當之後新進的一些工讀生,<br />
    只把她當作一個打工的地方,<br />
    認為所有事,只要交了差就好,<br />
    對客人的不耐煩,品質的下滑,<br />
    讓我對他好心疼...<br />
    <br />
    當有些熟客,看到我,<br />
    跟我說一句,<br />
    你在這做很久了吧!? 還是習慣你的服務,<br />
    真的感到很窩心!<br />
    <br />
    現在,我快畢業了,<br />
    到了真正要離開的時候,<br />
    我想,還是得放下,<br />
    但我心中的"Amilie`s",還有你心中的"葉子",<br />
    他們的生命會在我們心中一直延續的!<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悄悄話
  • tracybenson
  • 有時自己一人 最想做的事就是到星巴克去喝杯喜歡的咖啡<br />
    雖然嘴裡是咖啡 但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br />
    不是咖啡太好喝 是藉由它來體會莫名的情緒<br />
    拿著筆寫著心情 看看身邊的人們<br />
    他們在想些什麼 在煩腦些什麼<br />
    還是他們也在想…我在想什麼呢?<br />
    <br />
    瑪糜~很喜歡妳寫的文章<br />
    妳加油哦 永遠支持妳
  • teagarfield
  • 真的好想好想在咖啡店打工...<br />
    <br />
    覺得它的味道、氣氛、空間都醉人~
  • jesuisummer
  • 我也喜歡咖啡的香味<br />
    也喜歡可已放鬆思考編織情緒的感覺<br />
    紙跟筆和手合諧的一起玩遊戲<br />
    心裡有一種暖暖的溫度<br />
    <br />
    大家都喜歡哩!!<br />
  • 悄悄話
  • EE baby
  • 會上癮的不是咖啡,是一種溫暖,一種彼此依靠。
  • Cheezzeey
  • 是starb&#039;U&#039;cks哦^^<br />
    我在想,玛靡你看英文字是这样子--<br />
    眼睛随着头的目的地晃走。<br />
    是没看清楚,但是脑子里自己会意识地拼凑出它的形状。^^<br />
    <br />
    不过感觉上你好像还蛮喜欢英文的..?<br />
    这几次的歌曲都挑了英文歌曲,<br />
    玛靡会去了解它的词义吗?<br />
    还是旋律已足以传递其中的想法...?<br />
  • 香菇
  • 阿杰真的去種釋迦了嗎?<br />
  • 悄悄話
  • 悄悄話
  • ㄨㄨ
  • 我喜歡你的音樂<br />
    一直都很喜歡<br />
    我沒有在咖啡店工作過<br />
    不過我以前工作的書店也是有咖啡香<br />
    老闆自備咖啡機和咖啡痘<br />
    我們上班時可以自己喝<br />
    客人想來一杯<br />
    我們也泡一杯給客人<br />
    在書苑總是咖啡香混著老搖滾<br />
    和看書的人<br />
    不同於輕音樂<br />
    我們有時會放Pink Floyd或是Nirvana<br />
    櫃檯後面是一整片的CD牆<br />
    全是老闆收集的老搖滾和獨立音樂<br />
    聽到交工和認識其他的獨立音樂是在這裡<br />
    當然,包括搖滾樂<br />
    如今獨立書店的難以維持(在連鎖書店的衝擊下)<br />
    已轉成另一種形式的"讀書人工會"<br />
    不知道你們的"葉子"有受到任何的衝擊嗎<br />
    不知道咖啡店的生態和書店生態是否一樣<br />
    看到你的文章<br />
    也讓我回像起在書苑工作的日子<br />
    那些苦澀的咖啡<br />
    那些搖滾樂<br />
    那些找書的日子<br />
    和客人老闆談話,辯論<br />
    的日子..............<br />
    <br />
    <br />
  • aboveground
  • 好像nana中的 奈奈跟娜娜 真好 令人羨慕
  • syruuu
  • 我之前在報紙上也有看到一家咖啡店叫葉子耶<br />
    可是是在公館那裡<br />
    會是換地方了嗎?
  • IMEGG0513
  • 過去,瑪靡的葉子在公館,這是沒錯的<br />
    只是瑪靡字句中真正的葉子,已經不存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