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黃的光線,慵懶的爵士樂,帶點苦澀的咖啡氣味,把臂談笑個哥兒們,尖聲快嘴的姊妹淘,星期六的下午,分手的情侶。

「你好,請問幾位?」

總是要在這裡試圖尋找些什麼的,分隨一位兩位四位的客人,各有不同的理由,好像很私密,結果是難以掩飾,在一個眼神,一隻腳指頭,甚至一條眉毛或一片指甲之中,輕輕地,就洩露了。或許成功地隱瞞隔壁桌的客人,卻逃不了那托盤背後吧台之內的眼神,那似乎友善溫和的注視,其實早在面對無數的「人」之後,有了一眼看穿的超能力。

------------------------------------------------------------------------
「小姐,可以幫我介紹嗎?」
「好的。你常喝咖啡嗎?」
「不常耶!」
「那你可以試試我們比較簡單的咖啡,像是cappuccino、Latte或是摩卡。恩...你可以接受鮮奶油嗎?」
「OK呀!」
「那就試試看摩卡好嗎?」
「好,那就一杯摩卡。」
「那請問你要single還是double呢?」
「single好了!」
「好,謝謝。我幫您收一下menu。」

面對「人」的工作,總是很有趣的。不熟悉的對話,熟悉的親切,大多數人面對陌生人都是溫和的,第一次來的客人,如果親切有禮貌,我會介紹他喝摩卡,前提是---他不怕鮮奶油的話。

因為我與咖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也是從"葉子"的摩卡開始。

------------------------------------------------------------------------
「恩...這裡的什麼東西好喝呢?快,你不是一直推薦說要來"葉子"的,給點意見吧!」
「咖啡,他們這裡的咖啡很好喝,我記得我上次好像是喝橘酒Latte......」
「我不能喝咖啡,晚上會睡不著拉!有沒有其他的?」
「花茶阿!她們的花茶也很好喝喔!」
「你這樣誇他們,小姐會不好意思拉!」
「沒關係,你們還需要再考慮一下嗎?」
「哎唷,你快點拉!總之他們店裡的東西都不錯拉!你隨便隨一個試試看嘛!」
「那我喝花茶好了,我要這個...玫-瑰-花-野-薔-薇。」
「好的,謝謝。」

直率的說話方式很可愛,即使是三姑六婆的稱讚,也多少能令人歡喜。單品的花草茶,總是在靠近存放的玻璃瓶時,就能聞到它乾淨的香氣,和綜合花草茶濃郁的芬芳不同,因為它是純粹的,沒有混雜其他花葉,它香,就只因為它是香的,不靠別人。

「要搖晃搖晃,才能將味道攪和。」這是盈君第一次教我做花茶時的叮囑。

「泡好的花茶,要放一會兒等味道出來了,才能送給客人,因為有些客人馬上會倒來喝,要是味道還沒出來,客人喝的花茶就會很淡,這樣就不好喝了。」阿杰第一次做花茶給我看時,教我要懂得幫客人設想,他們在"葉子"才能得到愉快的經驗。

三姑六婆的玫瑰花野薔薇,還在等待著味道在熱水中散發。我開始在星期六的下午,想念起安靜的葉子。
-------------------------------------------------------------------------


想念寧靜的感覺啊!曾經,我也有過這樣的想望。

爭吵不休的狀態刺進疲憊的耳膜,常常能引發人想平息它快速震動的頻率,而傳達給大腦一種對寧靜的想念,人就在一個嘈雜的環境中用幻想自行獨立,將個體與空間分隔。於是,眼前的一切,耳旁的聲波,就遠了。這應該是個人心理因素影響生理機能的表徵,製造幻覺,去相信,然後就真實了。

如果爭吵不休能有如此大的力量,那相對的過度寧靜應該也能啟發人類對於聲音響度的追憶,進而從大腦記憶區中不同嘈雜程度的紀錄檔案中,找回屬於那一段喋喋不停伴隨的生命片段,讓它在寧靜中,傳輸至視網膜的映像重覆播放。就像所謂的"往事一幕幕浮上眼底",這是人控制意志的潛力。

高一參加童軍團,我在那裡找到一種莫名的吸引,那時我自己稱呼為「歸屬感」。社團的夥伴,感情能好得像一家人,一年即還是學員的身分,打打鬧鬧,混水摸魚,對抗學長姐,拼拼湊湊的學習,大大小小的露營,活力是我們每個人的名字,到那兒永遠是最好動嗓門最大最親密的一小隊。

高二升上幹部,帶學弟妹、帶活動,責任責任責任。一起玩總是呵呵笑笑,能有什麼衝突?一起做起事來,每個人的性格特質就愈發明顯了起來,活動要辦,團務要處理,就是千頭萬緒,就是意見分歧,就是沒了過往的無憂無慮,就是吵得要翻了桌。那時候只為了想把事情做好,一口氣,沒去想為了什麼,沒去想這風風雨雨的爭吵不休之前,大伙兒是一起走過了多少風風雨雨。

一個星期三午後的例行團部會議,十幾個人拉著椅子圍成一圈排成小時候玩打擊魔鬼時的隊形,通常鬼是要站在內圈讓大家圍著,隨著一個人丟一個名字,像一個人對他下一個咒語一樣,咒語唸畢,它就朝某個咒語指向的人奔去揮打,然後在被另一個咒語轉移目標,似乎每個人都拉了一條繩子在那魔鬼身上,由四方施力均等的拉扯下,魔鬼無法靠近誰,只是一個勁兒在圈圈裡轉呀轉,轉呀轉。

那天開會目的是要討論辦活動的事項,沒三兩句又是意見不合哼哼吵吵,每一口怒罵都像是一句咒語,魔鬼是一團火,跟隨著咒語所向,撲近對頭,然後被火擊中的人再發一個咒語。先的後的有些人已被魔鬼火燒得衣破體殘,憤而走出團部,用木拉門撞擊門框的重力,試圖扳回一成。

最後,其實沒有誰勝利,誰都是輸家,誰都是遍體鱗傷。那個時候的我,始終沒有說話,不是為了保存我的咒語,只是被火灼傷了眼,唇舌無力發言,在爭吵不休中,獨立自己,想念寧靜。散會後大家一個一個走了,我坐在原來的位置上,一個人,望著眼前的空寂,然後在寧靜中,搜尋還存有歡樂的嘈雜回憶,為自己,重覆播放。


2004-06-03 11:53:18

(這是大四時課程「創意寫作」的一篇題目,我以葉子為背景寫下)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ayah6up
  • 好熟悉的感覺呀! :D<br />
    常常我想要寧靜的時候就會獨自「凝靜」在另一個安全的世<br />
    界:P
  • 天下無雙
  • 也因此我不喜歡團體的領導 總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做事情比較方便
    但有些事情一個人是不能夠完成的 真是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