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葉子"裡向外望,
我看見一支紅色的傘與一支綠色的傘,交錯而過。
停格的瞬間,讓我想起那個灰色畫面唯一有色彩的兩個光點,
那動人的橋斷。
幾米的眾多繪本中,最勾人心弦的一個故事。

不同的空間裡,不約而同的生活方式,
讓人在不刻意的巧合中,會心地笑了。
相同的城市裡,沒有止盡的錯過,
讓人在笑天的捉弄中,同情地哭了。

一個習慣向左走的女孩,和一個總是向右走的男孩。
故事很轟動。因為它殘缺的過程而浪漫,因為它美好的結局而幸福。
畫面停留在紅傘和綠傘排排站著,
像是公主和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小孩會天真的相信著王子和公主是幸福的象徵,
所以每一位女孩長大都想當公主,
哪一個男孩都知道要找把刀擦亮它披荊斬棘到公主面前,
給她一個吻。

而成長的代價是教人學會質疑。
質疑一種恆久的定律,定律中被時空稀釋的本質。
王子和公主之所以會幸福快樂,
是因為他們的愛情只走到交逢的那一刻,歷盡千辛萬苦有情人終成眷屬。
沒有成為眷屬後的生活、沒有習慣、沒有衝突、沒有漸漸微弱的熱情。

但,一個動人的故事何必需要倒人胃口的後續來呈現真實的畫面呢?
花木蘭演到第二部從女豪傑變成柴米油鹽善妒平凡的黃臉婆。
我們會那麼渴望好故事,不正是因為我們看清了現實的模樣?

紅傘與綠傘之下,只是陌生的偶然交錯,
除了我,沒有另一個人在乎這小小的一瞬。
當然他們不會成為那個故事的主角,因為傘下各有兩個人共撐。
或許沒有太浪漫的情節,但他們有--各自需要共撐的幸福。

2003-11-17 00:37:30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