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走天橋了!
不趕時間,放棄穿越車道與車爭路,
安靜地登高,再向下望著任何時間裡---
一種專屬於城市的川流不息。

我在天橋上有我偷來的時間。
計算的方式和牆上流逝的時光不同,
那是一種很緩慢,近乎靜止的躊躇,嘀咕著這個世界。

我在天橋上有我專屬的記憶。
那頭頂上是一片不會隨風漂流變換的天空,貌似永恆的假面。
我懷抱每一種情緒走在每一個城市裡的天橋,
然後把它們寄託在那高高的橋上,不帶下來。
再回到地面,持續埋頭讓不停止的生活將我淹沒。

那一個流著淚在上面跳舞的夜晚,
以滿天星子為觀眾,恍惚的閃耀是遠方的掌聲,
激勵我用盡全力從體內激發的無名舞步,
最後蹶倒在一個角落,宛如一朵從天而降的花瓣,
輕墜於地,宣示生命的終結以絕美的姿勢。

記憶中是一個太安靜的夜晚,在一個被世人遺忘的天橋上,
除了我,再沒有別人。
我彷彿舞在世界的盡頭,舞向生命的最終,
猶如一場華麗的祭典,只有一名悲傷的舞者搭配無聲的嘆調,
然後倒在最後一口氣之前,
沒有投身終結的回歸,成為淒美的陪葬。

一個在天橋上蜷縮的身影,化為星空下的一聲嘆息。
用世界的鏡頭取景,其實---渺小而且微弱。


----從"葉子"回家的路上,一共會經過兩座天橋,
在台北人那麼快速的步伐中,
天橋沒有寄託的情感,
也失去它的存在中那靈質上的美感。

夜11:50,下班回家途中,荒涼的街道上,
它佇立在那裡望著我,雖然不是記憶中的夜色與橋景,
但我仍彷彿看見上頭一個緩慢舞動的身影,
間或閃爍飛翔的淚光如星。。。。。




『妳在哪裡?』
『我在離天空,很近很近的地方...』


2004-06-03 11:53:18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