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又是陰雨的冷,
台灣的天氣,冷3天就熱2天,
當今天的我又在週六獨自值班的公司裡發寒,
望著窗外,卻是清晨解除大雨特報後,難得的陽光,忽然。

我就開始害怕,每一次冷天過後我的熱感冒,又來嗎?

這次不聊感冒,因為我手裡是夏宇的詩集,
來想想最近一次的重感冒,我一人在8樓的sweet home,
也是星期六,下午4點下班後就躺上床,整整昏到隔天中午。
我上次說那個昏迷的18小時我醒醒睡睡地吃藥、喝魚湯、漱鹽水...
好像還漏了一樣我今天想起來要說,那就是我還看詩,夏宇的salsa。

我帶著一把刀在床上讀夏宇的詩,
每次要割開下一頁詩句的時候,我躺臥的姿勢讓刀口必須向著自己,
當時我想,如果這一刻我割傷了自己,(在割開詩句的同時割開了自己)
那是不是也在那夏宇預期的行為剖析裡?
意味著,這詩真鋒利,還真能割傷人。

讓我先聊聊那"被夏宇預期的行為",是詩集設計,
和一般的詩集(或是其他的書)來比較,它異常粗糙,
每一頁的大小不一、長短不一、還未必容易翻閱,
因為有大部分的頁面是相連,需要讀者自行拆解以閱讀。

我看過另一本書的序裡提到,這是夏宇刻意的設計,好像是說,
她假想,會在書店的詩集區書架上,挑出這麼一本粗糙的包裝,
那一當下拿取的動作,已經代表一種個人意識傳達的社會行為,
而後買下它,又可以是另一種解讀。

總而言之,我覺得這樣的構想,心機挺重的,但也很詩意。

然後在醒醒睡睡的不知道哪一次再翻開詩集讀,
可能那病手控制不住力道,我真的割開了自己。
我就不得不承認,這些詩讓我流血。

讓人流血的詩,就是,
在傷口上,再剖出一道傷口,
鮮紅的印象派,以,發了鏽的刀鋒,
可能會就此潰爛吧?
如果這首詩的最後一句只到這裡,
「下一個就輪到誰 誰 誰 」?


一本詩集沒幾個字我看到今天,還沒把它啃完。
為什麼又開始看詩?在此要謝謝一位自無名而來的澳門朋友,
在偶然幾次來回的留言後才知道,原來他是一位詩人,
在閱讀他送給我他出版的第一本詩集以後,很美的詩句,
讓我想起高中曾經對詩的那份濃厚的愛。

隨後想起大學修的詩歌通識,裕蕙老師曾唸過夏宇的幾句詩,
那時的感動,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時發酵,讓我立即要找出她的詩集。
我就知道我會愛上她,這是很歡喜的感動,有一種親密的吻合,
像喜愛一種特定的編曲風格,因而那個樂團的每一首歌你都會愛,
喜愛一種特定的用字風格,因而我又多了許多會一直愛她下去的作品。

然後,也開始能,寫一點詩。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aaaaaaaaaaaa
  • 我也要看
  • pinkayu
  • mami說的是"現在詩2"那本書嗎? 如果是的話,那的確是很特別<br />
    的設計....有點像電話簿 ^^"
  • mamiqqq
  • 我說的是salsa~<br />
    ^^
  • vvt320
  • 瑪靡<br />
    那本我也有買喔!!<br />
    我買來送給我自己當聖誕禮物
  • cptgeorge
  • 陰天,夏宇,割開詩...<br />
    很喜歡你網誌放的這首KERREN的歌<br />
    有機會的話介紹一下這個歌手給我認識吧!<br />
  • yumin2005
  • MAMI的背景音樂好好聽<br />
    唱片行買的到嗎<br />
    可不可以告訴大家專輯名稱...
  • ingu
  • 我聽了個人資料的那首歌<br />
    立刻就跑去買了Not going anywhere這張專輯喔!<br />
    可是應該是Keren Ann<br />
    不是Kerren
  • CD
  • 我也上了裕蕙老師的課<br />
    切割 分裂<br />
    恰恰恰
  • fanadai
  • 剛好今天老師上到<br />
    我一看了也好喜歡<br />
    本來還沒跟你的介紹連在一塊兒<br />
    但那筆觸<br />
    令我不自覺拉在一起<br />
    回家上網證實果然是對的^^
  • BLACKY
  • 我好喜欢你的BLOG~也好喜欢你的那些可爱照片<br />
    <br />
    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你这边坐坐,看看你的文章,看看<br />
    你的PP,心情就会好很多.<br />
    <br />
    我是上海的你的FANS,有机会来上海要找我玩哦.^-^<br />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