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大學同學,大家很容易說出:「我們那一群....」這種話。
就是那一群,總是聲勢浩大特別瘋狂又特別容易出包,
8點的課睡到9點才一起衝進教室向老師對不起,請全班吃「冬之戀」,
講話很大聲動作很誇張,到學校上課像走星光大道,
但遇上期考唸書到早上一定是帽子兵團,因為來不及抓頭髮。

想起木柵家。
那是我離家上台北唸書的租的第一間房子,
在木柵路一段某個小巷中的小巷,小巷裡的盡頭。

一扇大紅色的木門,常常是開著,偶爾會在我忘記帶鑰匙時被關上,
推開是沒有花只有曬衣桿的小庭院,讓我曬掉了一件心愛的紫色背心,
眼前望去,鐵製扶手與踏板的空心樓梯,通往二樓房東家的小門,
我常坐在空心樓梯上講電話,因為屋子裡收訊不好,
也曾在沮喪時,在那裡不經意捕捉過一顆流星。

走過小庭院是我的家門和客廳一列紗窗排排站,
裡面有三間房並排,一個大大的客廳,一間廚房及衛浴,
30坪左右的空間給我們4個剛上台北的小女生分租,
沒有家具空蕩蕩。

但開學沒多久,就讓「我們那一群」排排睡把客廳的地舖站滿了,
每天每天都很熱鬧,有懷恩的吉他伴奏唱不完的歌,一夜一夜,
興起的聖誕party,張羅食物,交換禮物,以及傳在手心的蠟燭,
說的是這一群人相守的緣分為什麼?說得過分感性大夥莫名地哭成一片。

我們這麼不一樣,各自有獨立不依賴的靈魂,過獨立的生活,
相互排斥著卻也愛著,從集體生活,到後來各自飄散,
心不聯繫,生活不聯繫,感動不聯繫,卻有一種奇妙的東西在持續。
我們說,這就是家人。拋不開的討厭,丟不下的喜歡。

畢業後大家首次聚首,就是上週末小愛結婚了。
帶著快樂的心情出席,面對好久沒聯絡的大家,
(最多是便當,有一年以上了吧?連通電話也沒有...)
卻似乎時間空間未曾中斷過,還是一樣開心,一樣發瘋地鬧,
被點名上台為小愛獻唱,便當選了我們的家歌--「雪人」。

才說出歌名,就把新娘弄哭了。
接著是旋律是歌詞,是Merry Christ的好冷的雪一片一片,
把上台的我們,沒上台的我們,帶回了那個木柵充滿霉味的老房子,
那個多年前的夜晚,重新詮釋成我們要給小愛的祝福。
又哭得一踏糊塗。

是真的祝福。
可能不像時常關心聯絡的多年老友那樣實在,
但這些感動都是真的,真的每一個人希望小愛可以幸福快樂,
即使當晚我們走出婚宴會場又回復了不聯繫的獨立,
我相信這幾顆心總是,為這份親情劃了位,
應該的時候,就不會缺席。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aaaaaaaaaaa
  • 是的<br />
    永不缺席
  • tzongyui
  • 很怪,有時候就超級好朋友就是這樣。<br />
    很久很久不見,沒連絡;<br />
    可是見面,感覺都回來了!<br />
    彷彿時間沒在轉動。<br />
    這種家人,感覺很棒。
  • angelalin
  • 還有警察上門叫你們安靜點...<br />
    哈!<br />
    這很經典.<br />
    還有麻將桌...
  • popodawn
  • 就你們那一群嘛...陣容很龐大<br />
    <br />
    我覺得 再次聚首再回憶過去的感覺...<br />
    就像是品嚐一杯陳年的老酒一般
  • p3541958
  • 好感動 真好 大學同學這麼好<br />
    <br />
    雖然跟班上不熟<br />
    <br />
    不過我們社團真的很好喔<br />
    <br />
    一起為北區舞展全國舞展成果展努力的革命情感<br />
    <br />
    即使現在能變的都變了<br />
    <br />
    那份感動還是留著<br />
    <br />
    想到學姊要畢業就好難過<br />
    <br />
    希望大家都快樂平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