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的梁靜茹,面貌沒有那麼清晰,
乾淨的聲音和簡單柔和的旋律,卻足以走進每一個人的心。

每一個在我高中一般的時代,多少人的回憶是隨著她的音符起落。

不能說現在的社態已經多麼圖像化,
只是時代在突變,需要直接,直接的明瞭,
好感惡感甚至無感,在那一瞬間就可以決定。
這是一個時效的年代,傳達的方式總先從表面的浮動開始,
但浮動的很表面、頻繁,卻老是還無法深入就已經感到膩了,
於是,可以走進回憶附上陪襯的,也開始淡了、少了。

我在說的是音樂。

因為可以接觸的越來越廣泛,熟悉的音符在耳邊不停重複,
就無法控制去尋找相似的影子,變得,很難相信真心的創作。


一天很平常安靜的午後,令人沒有太大印象的課中,
我趴在桌上散布的書和考試券和充滿隨筆亂寫的計算紙上,
貞吟拿出這張專輯,放進我的CD PLAYER,她說要送給我一首歌。

但其實,她送給了我一段很漫長的回憶。

那是一種魔咒,在往後,每當我聽見這張專輯,
就可以回到那裡。

高三的寧靜,是心的低落和起伏偽裝而成的無感,
因為笑不出來,所以請也讓我失去聲音吧!
當眼神不再有渴望,就可以很自然的作出溫順積極的樣貌,
抽離讓心揪雜的世界,投入書本、投入長長的思考、投入文字,
只是距離站在耳邊自然的歡笑中間,突然有一點點,
感覺自己不存在眼前的世界,靈魂出竅。

而後來那一切很美,我相信音樂是大部分的救贖,
當然眼淚從沒有真正對旋律或動人的歌詞免疫過,
可是忍住悲傷去笑的感覺很好,就在發現可以控制的那一刻,
好像,一夜長大。


哥哥你問我,為什麼人總在深夜的時候赫然發現,
過往美好的難忘的現在不該擁有的回憶毒害,其實植得很深,
只有自己停留在原地,那想起的人事物早在你無可知的世界遠颺?

記得嗎?這叫做「眷戀」。
順子以乾淨至高卻柔和的KEY詮釋過,
弦樂的起頭,沉沉的鋼琴伴奏,幽幽輕吐的唱腔,
第一波的高潮過後,小小的鼓再進來,繼續更深的吶喊。

「眷戀的人總最後,才發現春天已走了,
就當作是一種幸福吧!結束了。未嘗不也是一種解脫。
眷戀的人總記得,相愛時兩人細微的動作,
只是誠實的記憶已經,變成一種自己也逾越不過的夢。」

怎麼知道,你是那個最後的人呢?
誰不是以過度誇張的笑,來隱藏心中那個眷戀沒用的自己,
也許,結束後的彼此,都是以相同的心情,過著複製的生活呢,
炫耀式的表現過得很好,那都只是炫耀,不也正證明了,
需要以這種方式知會的人,早為自己貼上無法自信的標籤,
雙面的哀求與不屑一顧,都是因為還不能放下自己的在乎。

這樣的角力,誰都沒有贏過。
是「長大」勝利了,讓我們都學會,掩飾那一塊悲傷,笑著過生活。
所以我說,大人是很脆弱的。生命愈長,累積的苦也愈多,
然後不斷學習更堅強,更懂得隱藏,漸漸,才更冷漠了。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aaaaaaaaaaa
  • 小綿羊
  • 看完這文章音樂剛好到<br />
    輕輕放手~~讓他飄走~~<br />
    有長大的感覺總<br />
    卻總是在受過傷之後的領悟<br />
    自己多少年前以為那就是長大<br />
    卻不知道令我長大的<br />
    其實是放手和祝福
  • mimosaaa
  • 我曾經很想試著寫下,時代下,音樂保留回憶的那種感覺。<br />
    但,我不知道該如何去詮釋,因為覺得怎麼去拼湊,卻不能完整。<br />
    <br />
    看到你寫的那個音樂那個回憶,我心裡當下就是─對對對!!!就是這<br />
    個!^^
  • 老朋友
  • <br />
    做了惡夢,起來想到你,看了你的文章,我好累,因為我想認真的看你寫<br />
    的內容,你是個很努力的女孩,從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br />
    這或許是你的特性吧..<br />
    淡淡的..好多年才見一次面.可是我卻認真你從來沒變過.還是那麼優<br />
    秀<br />
    <br />
    阿迪..
  • 老朋友
  • 是"認為"~~哎~又打錯字了
  • mamiqqq
  • 老朋友,既然夠老,當然不會變^^
  • 小綿羊
  • 原來阿迪也在阿~~<br />
    噗噗~~~<br />
    神話很好看呦~~~<br />
    mami有空可以去看呦~~<br />
    不過女主角好悲傷優~~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