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我牽了妳的手。還好,週末回家見了妳一面。
那時候不知道,現在知道,妳安心了,大家都在。

今天早上接到媽媽來的電話,外婆走了。
上週末還和姐姐討論著接下來一個月的忙碌,
儘管只有一天還是回家一趟吧!去醫院看看外婆。

那天晚餐後,外婆的病房特別熱鬧,舅公舅婆也來了,
加上阿姨媽媽雅娜我和姐姐,才又戴上高壓氧的外婆看來疲倦,
卻仍為了我們的期待和不勝其擾的問候睜開眼,看看大家,
也對我們的話點點頭。

已經有好一段時間,外婆只剩下握握手和點點頭,
每次探望,會握住她的手,若沒有力氣睜眼就握握我的手吧?
若睜開眼睛看著我,就問她我是誰呢?小玉嗎?請她點點頭。
媽媽說:要叫醒她,讓她知道妳來看她,她會開心。

在還能起身的時候,我和媽媽會強迫她下床,
一起推輪椅去曬太陽,媽媽會幫她梳頭髮戴帽子,
說她這麼愛漂亮,現在臥病的樣子自己一定不能接受,
所以出門,還是要讓她好看好看的。

媽媽常要我在外婆耳邊說日文,那是她熟悉和親密的語言,
在她最豐盛的年華裡,都說著這樣不捲舌的語言。
我每次會在她耳邊說:要加油喔!大家都很擔心妳喔!
在醫院一定很不舒服吧?要快快好起來喔!
上週日離開的時候我說:好好休息吧!
大家都這樣跟著說。おやすみなさい。

外婆老了,不是病了,這些年臥床,因為身體一點一點退化了,
許多事情漸漸也搞不清楚了,媽媽說:也好,這樣不記得痛。
可是一直在身邊照顧的媽媽阿姨都記得痛,看著她受苦,心裡難過。
這次外婆又住院後,狀況比以往更差,媽媽和阿姨心裡都感覺著不安,
上回去醫院探望之後,我和媽媽姐姐在醫院附近喝咖啡,
我問媽媽:妳有心理準備嗎?媽媽說:想過了。
回家之後姐姐問我為什麼要問她這個?明知道她會難過。
我說,我希望陪她聊聊這件事,包括她的難過。

記得小時候當我意識到死亡這件事,忘記是在爺爺過世前還是之後了,
有一個晚上我們一家人在二樓客廳看電視,我和姐姐不知說著什麼,
說到死,兩個人就開始哭起來,對大人說:我們不想要死掉。
那時候死亡對我們來說是什麼呢?我們因為想到什麼而恐懼?
已經忘記了!只依稀記得大人笑著看我和姐姐演了這一齣戲。

現在我不再是孩子,關於自己會死掉的事,已知道是人生的必然,
大多時候我想的都是:怎麼活著。而不再想著自己死掉是什麼感覺?
可是我開始害怕別人的死亡,害怕親愛的人離開我。怎麼辦?

我在媽媽身上學會的事,是全心地奉獻,愛就不會有遺憾。
媽媽是我認識這世界上所有人之中,最勇敢的人,
她從不躲藏,從不把眼睛耳朵摀住不看眼前的事,
她也會害怕會疲憊會受傷會無助會煩躁會不平衡,
可是她從不逃避。因為她從未逃避過來自身上的任何責任,
甚至可能背負了更多別人的責任,當責任解除的那一刻,
儘管不捨,但沒有遺憾。

該說的該做的都從她的心,到她的手,以她所會的方式,傳達了。


老天爺終於結束了外婆今生的課程,
儘管知道不用再受苦了,應該要為妳開心,
眼淚還是流下來,因為捨不得妳走。



阿婆

安息。阿婆。祝福妳。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nnabelle Chen
  • 生命有終,因愛而美
    LOVE YOU~
  • 悄悄話
  • 吳毛
  • 祝福阿婆,祝福瑪靡一家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