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1 Mon 2013 19:50
昨天晚餐後沖了一杯咖啡,害怕失眠,很久沒有在太陽下山後喝咖啡,
夜裡還是恍恍惚惚地睡了,卻在今晨太多的陽光裡,做了明亮的夢。

似乎是一個冬日普照又溫暖的週末,因為知道踏出門到處是把握假期的上班族,
還有高速公路上龜行的出遊車潮。我打算回中壢,又遲遲不想闖入車陣,
落地窗外是完美的陽光,我的朋友們也在途中,C是令人失望的心口堵塞。
我換上Elv送我的春裝,正好今天回升足夠的氣溫,吃完早餐後坐在落地窗前,
像一個真實生活的流水賬,我在早餐裡掉著眼淚,為什麼這麼難過?

手機的訊息突然出現S,工作到清晨才睡讓他在午後的暖陽中醒來,
有點惋惜這一日久違的美好天氣,邀請我去喝一杯屬於他的早晨咖啡,
我們沒有目的地聊天,然後無聲地在客廳欣賞這美麗的日子,
九樓的客廳一直有影子飛舞,這麼高的窗外是一隻白色的蝴蝶造訪。

無所事事,他坐在電腦前聽音樂,我幫他完成拼圖,彷彿夢裡的世界只剩下我們。

如果這是一對不想出門的情人的假日午後,那真是一幅美麗的景象。
但我老是有點緊張,在乎著自己的談吐和樣子,我想留下又沒有更多的話題了,
而這午後的咖啡時光,已經快要趕不上和咪咪約定回家的晚餐。

陽光漸漸從客廳降落要回到遠方的山頭之後,S送我下樓,
闖進轉車的捷運站我想起幾乎快要忘記這世界的今天有多麼擁擠,
和我擦身而過的人潮擠壓我的胃,每個人都伸手抓我,
一種昏麻的感覺從我的脊椎直達頭皮,我開始呼吸困難,尖叫了,
只有痛苦的臉卻沒有聲音,旁人都視若無賭,我大口地呼吸,
抓住每一個摸得到的把手,眼前一陣一陣的黑。

然後我上了火車,擁擠的列車,有個人在我耳邊唱歌,

歌詞是這樣

『啊!心口寂寞的井,
不是誰能拯救的問題,
而是任誰也無法填平。』

『啊!心口寂寞的井,
不是誰能拯救的問題,
而是任誰也無法填平。』

那個旋律好清楚,我一遍又一遍跟著重複,
我開始知道這是夢,並且想要記住這些音符,
我在夢裡醒來,想起身拿手機錄下這首歌,
又發現自己其實沒有醒來,我就一直試圖醒來,
然後窗外的陽光好刺眼,畫面就消失了。

我以為醒來以後我一定還能唱得出來,
可是又剩下這些畫面,還有文字,
只有這些,在腦子裡清清楚楚。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g
  • 夢的真實與現實的清澈,似乎也是種美麗的小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