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當一個女人要承受多少壓力嗎?
要獨立又不能太獨立,不然男人找不到被需要的感覺。
要聰明又不能太聰明,不然男人會自卑。
要漂亮又不能太漂亮,不然男人會覺得你是花瓶。
要性感又不能太性感,不然男人會覺得被強暴是妳活該。
要有胸部胸部又不能是假的,他馬的,這什麼社會阿?!」

這是維妮和世鈞在一次嚴重爭執裡的台詞。

我們不滿意自己!在每一次排練每一次這樣大聲控訴時,
我感受到的,還是我們對自己的不滿意,可是我們無法確定,
這樣的不滿意是來自外人看我們的眼光還是我們看自己的,
這是更令人沮喪的事。

小紅,是維妮在這齣戲裡的密友,我們從國中起就是同學,
在那個充滿困惑週遭世界又顯得如此令人不安的年紀,
大家透過彼此的相似來挑選族群,最強大的族群其實最平凡,
因為平凡在那個年紀裡代表著安全,隱身在常規的外在形狀裡,
未成熟又急欲成熟的小心智們會願意接納你,就像希望自己被接納。

而像我們這種,形狀趕不上發育時程的族群,或身體不小心偷跑的那些,
很容易就成為凝聚大眾的力量,因為他們有了可以共同調侃的對象,
在那個大家正在認識自己,自信心強烈不足的階段裡,嘲笑有一種魔力,
當你說別人醜,自己就好像漂亮一些,當你說別人矮,自己就高一些,
當你說別人奇怪,自己就正常一些,當你說別人傻,自己就聰明一些。
儘管到現在,我們仍有許多帶著鄙視的調侃,那是米蘭昆德拉所謂的玩笑,
我們在學會嘲笑的當下,讓大腦忘記去看自己,也暫時忘記要自卑。

童年記憶,通常不帶著惡意。因為那些惡言相向的孩子,
他們並不了解語言的力量,甚至不一定理解自己說出來的話。
所以童年記憶裡沒有對誰的怨恨,那些字句卻無可避免地被留下來了,
小籠包,荷包蛋,葡萄乾,這些食物跟著我們長大直到我們終於相信,
自己的身體再也不會變成大家覺得好看的樣子,它要跟著我們一輩子。

當開始流行各類型魔術胸罩,我們分享著如何擠托胸前那一兩點肉,
一直到成長讓我們更加認識自己,一直到我放棄努力學習喜歡自己,
但如果可以選擇,我又怎會選擇勉強接受自己,而不要完美呢?

上天是完美的,為了不讓我們一手遮天,這天底下的人都不完美,
所以我們努力接近完美,我努力建立自己的自信,堅持自己的想法,
我奮力抵抗,只為了證明我的自信不需要來自外表,也不需別人為我讚賞。
小紅不同,她選擇面對大眾的生活,成了我們化妝品牌的專櫃,
每天面對那些為了讓自己更美而努力的女人,面對他人的檢視,
或許,這也不是她選的,如同這個身體也不是我們選的一樣,
我們只是被放到了該在的位子,在那個位子上學習活得好一點。

可生活就是有受不了的事要一而再再而三來刺激,直到我們做出決定,
小紅決定去隆乳,我呢?我們是從這一刻走進舞台的。

宣傳《維妮》時,許多記者問我,妳對自己的胸部滿意嗎?
妳如何詮釋維妮的心情,或妳怎麼看待隆乳這件事呢?

隆乳是一個議題,舞台上劇本裡,一直都是現實人生的縮影,
但裝不進整個社會,我們只好把類型區分,把症狀放大,
《維妮》有趣的是,當她因身材掉進自信與自卑的謎團裡,
和社會認同與自我認同拉扯的時候,她所在意的那個對象,
那個即將為她身體評分的男人,也有自己的認同危機。
他的工作不夠穩定,他的財力不夠穩定,他的地位不夠穩定,
他就算擁有滿坑滿谷的愛,他有沒有資格承擔她的人生呢?
女人不滿意自己也挑剔男人,男人挑剔女人也不滿意自己。

那麼,當自卑如影隨形,我們該如何自處?同樣的,劇本沒有答案。
如同作家的使命只是提出疑問,生命只能由自己作答。故事卻給了提示....
當理解不是男人女人,不是美麗與醜,不是有錢與否,輝煌燦爛與否,
而是每個人都在面對自卑如影隨形,人人都在學習自處。

我們會不會多一點寬容?
會不會多一些體諒?
會不會善待這些缺陷?
會不會終於懂得什麼是愛?

謝謝飾演小紅的舒勤和我交換許多關於自己身體的心事,
謝謝淳耀和我共同寫出維妮和世鈞的愛情,
謝謝阿海與峻銘在自己的角色外陪我們建立陪我們解惑,
謝謝小潔導演一路以開放的心和我們共同創作並指引我們,
謝謝瑾蓉的好劇本,謝謝這個劇本一次又一次找到我,
謝謝所有劇團劇組的工作人員讓《維妮》這樣具體且動人起來。

我們都學會了許多。關於愛。
接下來的,我們一起享受吧!


155958_10151335824022090_959992777_n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