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被無譏之人宣告的那一天不知不覺就過了,
仍有許多活著的人和動物在路上行走,
熟悉的城市景象幾乎沒有任何破壞地存在,
她仍在忙碌昏頭的工作後,每晚躺上床試著閉眼,
並盡量控制雙眼在為了努力入睡而緊閉時不要激烈地顫抖。

當努力到一個程度想要放棄時,她腦中突然有這樣的想法,
啊!世界末日。啊!過了!在她還來不及意識的時候就....
她繼續讓眼睛閉著,在羊數膩了以後,假想時光倒流回末日前的恐懼,
大家總是關心著,和 既定的遺憾 以及 不要留下遺憾 的相關主題?

那是遺憾這個名詞的過去式和未來式,只能接受或者期許,
要不是甚麼都來不及,就是甚麼都無法確定,
那和關於事件的記憶不同。事件總是以過程累積,
那些程序又容易因時間錯亂,到最後,甚麼都可能不同,
但遺憾只以結果闡述,做過的沒做過的,如此明白,
得到的得不到的,如此被破裂的心紀錄著。

這時候,深夜電話響起,像每一個心有靈犀的夜,
靠著沒有根據的感受,他就從一個回憶中的名字,
化為來電紀錄上,從未消失過的聯絡人。
然後,忽略所有時空的開場白:「還沒睡嗎?」
好像這是昨夜問過的問題,並且充滿信心,
接著:「好嗎?」那信心裡也包含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知道深夜裡,總會充滿對於任何積極明亮的否定,
比較不具防備的對話,遲疑卻尷尬的晚安。

他們的談話,並不投機,他也不像她想像中的,
能夠理解她的感受,但她就是無可避免地會去想像,
他是那個可以傾訴的人。他說到那天意外的碰面,
太喧鬧的場合沒能好好說話,其實心裡很驚訝,
她看起來和以前大不同了,他並不喜歡。
她感到好笑,對於她給他在自己心上的位置,
以及,他以為他在自己心上的位置。

人的感知總是充滿誤解,各自表述,
卻偏偏靠著這些誤解產生關係,佛說,是緣份。
緣份盡了,他就像個還沒睡著夢,眨眼之間,
似曾相識,又恍若虛無。她卻在掛上電話之後,
雙眼從緊閉中解脫,腦也是,睡意就降臨。

真正的夢裡,兒時成長的房間,有許多堆疊的盒子,
每個盒子上有一張小卡片,其中一張上面寫著:
無論未來再遇上誰,我的心總有一塊已被割捨,
裝進這裡,只屬於你。

她曾以為,萬物的進行皆有公式,冥冥之中,
那些應該屬於或不該擁有的,沒有什麼可以抗爭,
就算曾經看起來好像可以,結果,仍舊是已分配好的,
但她可以分配自己的心,決定要怎麼在生命中歸屬。

結果,又是結果!結果十年過去,她在自己的生活中前進,
幾乎忘了那些盒子,以及盒子上那些結論,直到這一天,
例行健康檢查,乳房超音波螢幕上顯現出一個微小的陰影,
她才意識到:人的心再堅強,身體卻仍脆弱。她想像,
自己的心上有一顆未爆彈,和末日預言一起,安靜地存在。
不知道什麼時候它開始在那裡的?不知道怎麼長出來?
第一雙發現它的手指頭告訴她,每天都要仔細聽,
如果有一天聽見滴滴答答的聲音要注意。

曾經聽過的那些故事和諾言,那些對於最愛的信仰,
可能再也無法相信,或再也使不上力,對於之後的人。
那些陳述著絕望的心,現在看起來,都只是太疲憊,
她覺得這樣的結論下得太早,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
你也無法確定,那些執著,到底是自尊問題還是愛情問題?
而她知道,關於她被割下的那一片心,其實並不屬於某人。

這一天起,她對自己說:沒有!沒有遺憾!
就算有說不出口的話,做不出來的決定,那也是有生意識裡選擇的,
她應該接受並承接這樣的自己。就算無法代表永恆的心意,
卻已代表每一個當下。如果因此錯過的,那是心非如此不可,
如果因此錯收的,那也是真心。不需要後悔!

於是,天亮之前有人不停唱著這樣的歌:

「但你知道嗎?如果我的生命是一個夜晚,此時而言,
你就像暗黑裡一隻逮不著的蚊子翻攪我昏昏欲睡的腦,
不是你聰明而狡猾,是我自己不想睡卻藉口於你,
因為知道開燈絕對見不著蹤影,於是用我的血,引誘你靠近,
哪怕得到的,只是許多短暫又癢人的印記。

理智在生命中已把壓抑作為成熟的徽章,頒給你許多許多,
但總有一時一刻,會那麼渴望擁抱我的雙臂也能渴望懷中的溫度,繼續,
只要說出口,就隨時拋山棄海也跟隨,跟隨那令我著迷的瘋狂與衝動,
那當你一言不發望著我,眼裡偶爾的迷失...........」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QQ
  • mami 好久沒在高雄看到你悶了
    這次大港開唱清單沒看到你們 什麼時候會來呀~
  • 黃旭斌
  • 支持你,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