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有些睡睡醒醒的混亂,或許還不習慣突然變化的作息,一到早晨十點多醒,我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這裡白天的樣子。聽起來是下了一夜的雨,但早晨太陽一出,儘管還藏在雲後,已有些許熱度將雨水蒸發得一絲一絲,漸下漸停,雨一停便暖,雨一下便稍有涼意。我穿著雨鞋踏出房外散步,先走完前棟的每一個角落,再踩過濕漉的草去石梯坪感受東海岸的浪。

IMG_6139.PNG


途中遇見住在樓下的房客一位女孩,前晚和我差不多時間到,她那一行兩人全副武裝牽著兩台腳踏車,看起來冒雨長騎了好一段路終於抵達這裡。她說:前一天在花蓮借了朋友的車出發,一騎就是七個小時才到達這裡,中途停了一些時間吃飯休息,大概總共騎五個小時吧!我驚呼自己油門一踩的一小時原來少兩個輪子要多出五倍時間,還是這樣的雨天,山路溼滑,心裡忍不住對他們佩服不已。問她接下來的計劃,同行夥伴先走了,但她還想繼續往南騎最好能一路到西部去.......可是腳好酸噢!不知道還能騎多久.....我瞪著眼睛問她:妳常常騎車長途旅行嗎?她不好意思地笑著說:這是第一次!台中女孩的笑容溫暖了我。別人說我一個人出走好有膽,我算什麼呢?比我有膽的台灣女孩多著多著。


IMG_6141.JPG


聊完天我們分開散步,撥開草叢前方就是寬闊的石梯坪,浪打在岩岸上噴起一叢叢白色泡沫花,迎面來三位包著頭巾的原住民阿桑,一人抱著一籃,我問她們採什麼呢?是海菜。小姐別靠海太近,今天的浪兇!坐在日久浪蝕拍打而成的石梯上聽浪,這是太平洋!心裡突然這樣跟自己說。西部長大的孩子可憐,每次看見太平洋都有種走進地理課本的不思議感,前面一對情侶一前一後不交談卻很有默契地散著步,一步一步踏過這傳說中東海岸名列前幾的美景,雨停了的陰天,這樣的畫面很美。

回來吃早餐,烤一些車站買來的麵包,用老闆娘每個不一的陶器呈盤,還有她挖出來借我數十歲有的老公公摩卡壺,煮上花蓮第一杯咖啡。這樣又是接近中午的早晨,也很溫和安靜,我讀著從書架上找到的旅遊文學,記者作家的口吻很幽默,我邊吃早餐邊分享他的旅途上的美食照片。或許我沒有以確實的畫面想像過,但這樣的時刻,非常接近我心中所謂的幸福,只要這樣的生活,點滴已足夠。午後開車想到附近魚港兜兜,卻兜進台東北部小村,在農會採買了晚餐,煮一鍋咖哩,一盤青菜,一瓶紅酒,同樣地,鋪桌,擺盤,吃光。

IMG_6138.PNG


這棟建築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時刻都美,但我最迷戀傍晚青藍天空襯屋內傢俱深重卻鮮艷的配色極好,像幾米書裡的魔幻空間,仿佛連置身其中的人,身上色彩也跟著對比強烈了起來,我只能不停按下快門,卻難逃挫敗於相機能夠紀錄的,永遠只是在真實比例中極小部份的美麗。今天早上在回給An的信中,我附上幾張這裡的照片,然後也這麼感嘆的說了!她的信充滿悲傷與不解,關於人關於愛也關於自我認同的模糊,不敢說我經歷過相同混亂,卻回了相當豁達的信,或許因為正在度假,那信裡的豁達是連自己都驚訝,有些事情可以說經歷了過去了,現在我怎麼怎麼了.....我大概就是屬於那種程度的豁達。

咖哩吃得太撐而想再次夜探沙漠風情的角落,我踱去前棟尋找上回朋友說來下榻的房間,一開起前棟紗門就撲鼻傳來陣陣香氣,原來老闆娘烤了麵包,說起話來挺冷靜但卻作風熱情分了一大半給我,藉此我問起關於民宿的過去和現在,那些書上沒看到的計劃。原來前棟裝修減少房數是為了改裝成咖啡藝廊,估計明年就會開張,未來這裡或許不再是一餐難尋的沙漠了,但白日的安靜也將可能因住宿之外的臨訪客人而熱鬧起來,老闆娘說:民宿做久了,想做些不一樣的事。難怪前棟錯縱迷宮般充滿著小空間,每一扇窗是一幅自然景觀的畫,小空間裡走廊邊又皆是藝術品擺設的木架,部分還空在那裡,正等著搜集完老闆花東藝術界朋友的作品後,將藝廊開張。


IMG_6140.PNG



明天將是最後一晚,姐姐終於屈服於她的衝動,在台北連日大雨這裡也陽光不明的狀況下決定下來了!有她作伴安靜的時刻可能會少些,但我們很久沒有一起旅行了,她說要跟我走她自己一輩子也不可能會走的路,要體驗她口中的我的流浪生活,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給她什麼期待,只跟她說:妳絕對不會後悔的。因為現在的我已確定,離開之後我一定會想念這裡,或許像葉子那般當作一股寧靜的力量存在腦子裡心裡,於是每回我又想逃離,就想著我終會逃回這裡而感到安心。今天的信上我跟An說:與其感嘆生命中的美好都消逝地太快,不如感謝自己曾經有過,然後拿剩下的精力去相信未來還有其他更多的美好在等待。我是想要這樣活著的,也正努力這麼活著。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