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7 Tue 2011 15:20
  • 東霓

一拿到書又在不需工作的時候自己熬了兩三個夜,
就是因為包在不定期早午餐聚為我帶來等候多時的「東霓」,
西決那瘋狂,活得最像小說人物,卻又最真實的姐姐,
在「西決」的介紹裡,知道龍城三部曲要寫齊這三兄妹,
就猜想東霓一定是最難寫,因為那種瘋狂無非要心裡有,
否則說不出她能說的話,做不出她能做的事。

在和小胖搶著看完「東霓」之後,
我們一致認同笛安是個會令人期待的作者,
因為她寫出了東霓,那個我們在西決眼裡口裡聽說想像過,
但沒有真正看過的東霓,活生生地讓她給寫出來了。

小說的一開始雖然還看得見作者在其中找尋東霓的痕跡,
揣摩的話語,揣摩的動作和行事,但隨著故事一路往後,
一種清楚的感覺,那支筆(或那雙手?)從寫東霓到成為了東霓,
也在那時候開始,東霓像個活生生的人,
以她戲劇性的內心活動,走出她戲劇性的青春,
是走出來!走出來了以後,她有自己對生命的了然,
那種了然,就是只有像她那樣戲劇性的活過之後,
才能放下心中的恨過,看著眼前熱烈的另一個青春,
對她指控,對她宣示自己的愛不會再相同的給另一個人,
「好吧!我等著。」她說。然後他信誓旦旦,
到未來的那一天可能他還會回頭找她,因為她不一樣....
「好吧!我等著。」她仍笑著回答,淺淺的笑著。


「好吧!我等著。」
會的。用力愛過的痕跡會非常明顯刻在你的生命中,
但你還是可以帶著這個痕跡再去愛別人,會的。
儘管愛上別人你可能仍忘不了這段青春的用力的愛,
但你也不能要求太多,反正那力氣會在記憶裡慢慢消減,會的。
走過的路做過的事遇上的膠著就算一再重覆,也不會絕對相同,
每一個人每一段時間每一份情感本來就是獨立的,
就算是同一個你自己,也不會一樣,所以會的,
你會記住,你會痛,你會感覺自己像個戲劇性的角色,
你會迷戀那個戲劇性的自己,然後你會繼續過下去,
可能有一段時間花在拼命想再活出一個那樣的自己,
但是找不到那樣的某人去愛,但是你仍拼命想那樣活著,
直到某些停下來休息的時刻悽涼地感到無力,
其實不是因為誰,不是因為沒有遇到誰,
那麼到底為什麼呢?你終究會明白的,你終究要明白。
「好吧!你等著。」


東霓.jpg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g Cheers
  • 瑪靡推的~我也買
  • diminuendo
  • 我買了東霓跟西決,不過尚未觀看
    期待他出南音!
  • 林心慈
  • 我愛她的瘋狂,但好害怕自己成了她的樣子...
  • 或許因為會害怕,所以便時時提防著自己去成為那樣子,那麼是不是就不會了呢?

    Mami 於 2011/10/06 17: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