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疲憊的睡眠裡我夢見一位老朋友,
醒來以後和在夢中同樣地意外,或者更加上驚訝,
我已經算不出有多少年沒有再見過她的臉,
當我試圖要算......卿,阿雅和我們是同一個高中嗎?

我甚至想不起來。
只好試圖幫記憶中她的臉穿上壢中制服,似乎,是吧!
不知道在哪裡?不知道過得如何?不知道變成甚麼樣的人?
但是為甚麼在夢中,她的臉那麼清楚?儘管過了那麼久。

在夢裡的我一樣是路痴,帶著大家卻始終找不到路,
身後的妳們都不耐煩起來了頻頻抱怨和催促我,
只有阿雅走在我後頭的第一個,轉過頭對妳們溫柔地說,
再給她一些時間吧!別給她壓力,讓她慢慢找,她會找到的。
然後轉過頭對我說,別緊張,慢慢找,妳會找到的。

玻璃姐說過,夢裡頭的每一個人可能都是自己,
每個角色則是反應自己的內心印象而呈現不同的臉,
醒來以後我想起這個理論,想著阿雅臉上簡單而溫柔的表情,
難得地有些著急,是為了我。我的心讓阿雅在此時出現,
將這個焦慮的夢境佈滿白色微光覆蓋著柔膠鏡頭,
睜開眼睛後想了許久許久,那一幕清楚的表情,
令慌張從夢中醒來的我,有著已經被安慰過的沈靜,
留下淺淺的笑,從記憶中來。

總是有一段時間,過去的人會突然一起回到當下的生活中,
不一定是相同階段的人,也不一定會真正回到身邊,
只是生命的巧合帶著未盡的緣份反覆循環,用它隨機的模式。
當網路越發達蓬勃,就增加越多可能性,終點在哪裡?
永遠沒有人知道了!但未必總有續集,可能只是在提醒。

那些被時間蒸發卻沒有消失怠盡乾留在體內的什麼。
積聚在胸口下面胃的上面,每次掉起眼淚或笑得太用力,
就被緊緊拽住的什麼。或不知不覺就被吸收成為滋養的什麼。
今天明天後天,會不會?現在你已經永遠不會知道了!
因為再也說不準,再也無法預測,於是記住夢中微笑的臉,
然後用那樣的臉從夢裡醒來,再期待下一個夢,現在,
我可以這樣就好了。


但是不知道,阿雅,妳好嗎?
light.jpg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aroline3cc
  • 我也是桃園人哦
    所以當初知道你也是桃園人時感到好親切:)
  • francfranc
  • 你的文字和思想都很棒,
    看你的文章就像在看一本散文一樣,甚至更佳:")
  • tsaijim
  • 看完讓我想到我大學最好的朋友,他也是中壢人,以前我們都一起打球、吃飯,畢業後,很少有機會見面,很懷戀過去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希望他可以趕快退伍,完成自己的夢想。
  • 太白
  • ya今天表演超棒的
    壢中人萬歲
  • 訪客
  • 哈哈,我也叫阿雅
    看到這篇有種莫名的感覺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