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do not do, you do not do
Any more, black shoe
In which I have lived like a foot
For thirty years, poor and white,
Barely daring to breathe or Achoo.

Daddy, I have had to kill you.
You died before I had time─
Marble-heavy, a bag full of God,
Ghastly statue with one gray toe
Big as a Frisco seal

And a head in the freakish Atlantic
Where it pours bean green over blue
In the waters off beautiful Nauset.
I used to pray to recover you.
Ach, du.

.
.
.
.
.
.

節錄自Syliva Plath的Daddy。



第一次認識她,是高二時看了「瓶中美人」,
這本被喻為半自傳性的小說,是她少年時期的告白,
虛虛實實,那故事裡瀰漫著藍灰色的雲朵,像深夜的那種。
那時候對她根本一無所知,買書也只是遵從偶然的直覺,
那時候瓶中美人給了我最大的震撼,是關於憂鬱症。

第二次遇上她,是大學的英美詩歌課上,
我鍾愛的裕蕙老師,鏗鏘有力地讀了她的這首詩,Daddy。
這是寫給爸爸的詩,爸爸在童年時代過世帶給她強大的衝擊,
這是她的愛,可是她用恨來寫,寫出來還是濃愁的依戀,
那時候我就深深為她所擁有的力量著迷。

第三次暸解她,是在「瓶中美人」這部電影之中,
用的是書名,可說的是她,尤其,是她的愛情,
當電影播映完畢,惆悵的弦樂拉出捲軸跑著片尾字幕,
我坐在深夜的電影院,卻不像在那裡,感覺抽離,
感覺身體輕盈,心卻重重壓住雙腳,她的憂鬱有魔。

還沒有認識悲傷以前,我一直以為生者對死亡渴望是懦弱的,
沒有道理的樂觀告訴我,逃避是可悲的,直到
我也開始想在某些地方乾脆懦弱,乾脆撒手,或者逃避。

有很多曾經看過的東西,當下還沒有辦法體會,
後來的某一天某一時刻,卻因身歷其境而恍然大悟,
眼淚會直接流出來,當身體終於趕上思想的時候,
突然可以明白,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因為它就是這麼運作的,心和腦子,任誰都一樣,
如果打結了就會走上同一條路,只是程度不同。

曾經我一直無法原諒自選性的死亡,
可是在Syliva Plath的詩裡,我不斷看見那樣的東西,
面對邪惡的靈魂,與自己作戰同時,她是不諱粗暴的,
好像她可以,因為那麼理所當然,她似乎被賦予那樣的權利。




第四次看見她,將會是在徐堰鈴的獨角戲「給普拉斯」,
我不常看舞台劇,因為普拉斯吸引著我,我很期待,
透過「給普拉斯」的部落格,也讓我更了解Syliva Plath,
我想我已作好準備,和她第四次相遇。

p.s如果想多看一些Syliva Plath的詩,
可以到這個網頁去看看,是我在意外中發現,
裡頭還可以聽到Plath念自己的詩,很棒。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malabella
  • 我覺得憂鬱
    幫助自己認識自己和世界
    曾經差點走不出來
    但慶幸的
    現在的生活還算可以
    :)
  • 瀞
  • I used to pray to recover you.
    Ach, du.
    我曾祈求能尋回你。
    啊,你。

    彷彿太去愛一個人也是種過錯。
    說到他的憂鬱有魔,是真的,那是種帶著魔性且扭曲的美好。
  • calcio
  • 我也有修英美詩歌說,男女生比例
    比學校的兩性傳院比例還誇張~
    後來上了廢課「拉美文化」
    對於馬奎斯跟涅魯達有興趣,一腳
    踏進中南美的世界,現在還進了
    跑這洲業務的公司XD
  • 悄悄話
  • 春。
  • 瑪靡兒妳好。

    喜歡這句,她的憂鬱有魔。

    嗯,對於你寫道在電影院裡劇終後那光景,

    或許是過於現實或是過於虛假所造成的呢?

    我只是個路人,也無法揣擬什麼。

    只是我或許懂那意境,每當我讀完一篇我嚮往前往的世界之後。

    很高興可以看到妳的文字,

    當然,我是個路人。
  • 悄悄話
  • 一樣是被普拉斯深深吸引的人
  • 只是經過
    但也很喜歡這裡...
  • 一樣是被普拉斯深深吸引的人
  • 我已經去看了"給普拉斯"ㄌ....
    是一場很棒的演出!
    你會喜歡的!
  • 悄悄話
  • S
  • 關於普拉斯

    關於"給普拉斯",其實我並不覺得它是一部好戲,反而是徐堰鈴的演技震懾了我,讓我不得不為這位劇場老手的演技大力的鼓掌喝采,只不過...整部戲由憂鬱起始也由憂鬱症告終,並不是那麼的引人入勝...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