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時,總是說自己過著美國時間,
因而來到北半球的時差,反而讓我們得以正常作息。

清晨6點多讓台灣打來的電話吵醒,迷濛的夢中鈴聲大作,
一個遠方的陌生號碼,沒有接通,一個遠方的陌生召喚,
由於6點多的醒了就是醒了,我和推機決定從這裡開始一天。



我們到房東介紹家附近的傳統美式早餐店享用紐約的第一餐,
穿越紅綠樹葉夾雜的小道,陽光自大馬路的另一頭探腦,
清冷的空氣加倍我們早起的清醒,路上行人稀稀落落,
推門而入,迎面是標準美式大半徑圓形身材的男人正出,
擦身而過的剎那,他自然友善地與我們交換一聲問候。

Good Morning !
我喜歡這樣的友善,似乎為這趟紐約之行開了扇美麗窗戶,
從這個窗口看出去都會喜歡,儘管並非盡善盡美,
其實是我自己架起了一個愉悅的窗框,感染的
是所謂美式傳統樂觀。

自從911事件之後,稍微一點小小的動靜都可以讓紐約人大作文章,
據同住的室友Xuan說,前陣子有傳言恐怖份子又將攻擊紐約,
目標鎖定紐約地鐵,可是沒有人知道會是哪一站遭殃,
那陣子的地鐵幾乎每天都是人煙稀少。
另外之前發生棒球選手駕駛私人飛機失控撞上紐約某大樓的事故,
未經調查前也馬上被聯想到恐怖份子,當時的事故現場附近,
立刻就封了20幾條街,可見911事件在紐約人心中留下的陰影,
那恐懼似乎將佔據此代直到下個世紀,或許更久以後。

儘管如此,美國人還是能樂觀的生活。
用著Everything gonna be alright!的笑容,蠻不在乎地聳聳肩,
我喜歡這樣的樂觀,雖然隱約感受到那樂觀背後並非如此單純,
其實也在害怕著什麼,可能藉此逃避著什麼,
這樣對嗎?Who cares? 存在於熱情和冷漠之間,
紐約人有自己的生存之道,眼神裡那身為New yorker的驕傲,
和深受恐怖份子威脅的哀戚共振,沒有什麼衝突。



今天去了Time Square為了買百老匯的票,
下午則到東村逛逛,攝氏6度的紐約,隨著傍晚太陽下山變得更冷,
我和推機靠著雙腳只為身體力行踏進這個城市,走到筋疲力竭,
此外,我們也隨著電影之眼看紐約。

來到當哈利遇上莎莉的Katz's Delicatessen,這是一間道地猶太餐廳,
據說120年來菜單從沒更換過,而這跨世紀的餐廳當然名不虛傳,
最有名是他們的煙燻牛肉三明治,在吧台前等待餐點的時候,
師父還請我和推機試嚐了一小塊煙燻牛肉,我們算是非常幸運,
在紐約時時遇上友善,在友善裡一點一滴建立對紐約的喜愛。



其實這道地的口味在台灣可能無法生存,儘管它看起來如此令人垂涎,
以台灣味蕾來說卻可能過鹹,用來滿足我和推機的入境隨俗則綽綽有餘,
我們喜歡用這裡的眼光看這裡的事物,才會充滿新奇與參與感,
而不是總忍不住拿自己國度比較,搗亂了欣賞當地生活的各種姿態,
想旅行,就必須先把自己化為一灘流動的水,能享受變形的樂趣,
也才能看見這個城市,再從這個城市看回自己。

即使剛踏進這片陌生的土地仍有一種無根的慌亂,
經過一天的行腳,由跟隨推機到自己尋找方向,我的眼神已漸漸安定,
紐約的空氣似乎也不再充滿排擠,儘管這裡的老外,老是把我當作日本人。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redkate
  • 真好:)
    開心點,把工作當成樂趣在做真的很好!

    話說,對外國人來說,
    有點白的東方面孔女孩就等同於日本人這一點真的有點糟...XD
  • little2
  • 謝謝你

    雖然
    你離開無名了
    不過總還是能從你這裡獲得很多東西
    很喜歡你所謂的"美式傳統樂觀"
    架起一個愉快的窗框
    感覺很讚!!
  • SC
  • katz's deli stink....
    welcome to nyc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