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接近15小時的飛行,總算是順利成為落入紐約上空的一枚光點,
甘乃迪機場超乎想像地大,著陸以後還滑行了將近15分鐘才停,
走下飛機的那一刻,所有面孔換上傳說中這城市專屬的微笑,
看似友善卻理所當然帶著質疑神情,這是我對海關人員的印象。

也許我看起來像個佯裝太嫩的觀光客,或像個心懷壯志的傻女孩?
總之我是那少數被要求打開行李詳細檢查的觀光客之一,
胖胖的海關大人輕巧並試圖幽默地問話,我微笑以答,
當然,也就順利通過。

一路上小事不斷卻沒有釀成大錯是幸運至極的表現,
我們差點就因這些小事變得過度擔心到底能否順利踏上紐約土地,
仔細盤查遺漏或疏失的小點們,其實還算輕鬆得解,
頂多是增添未來回憶中值得拿出來說笑的話題吧!

旅程的起點從離家的那一刻開始,並不是著陸後才算,
連飛行也是一種經驗,用旅行的心情升空,與工作出國大不相同,
11月似乎是所謂旅遊淡季,龐大的客機並未擠滿觀光客,
大多數乘客看起來都不像旅人,小孩的哭鬧聲佔據整個機艙,
很想知道使嬰兒用力淘哭的不舒服感受,是來自飛行的哪個部份?
他們應該無法了解自己正在前往或離開著什麼,所以
是來自生理上的不安,徬徨又無計可施的母親們。

在雲端上經歷的黑夜與白晝交替,原來真的沒有分界,
我以為換日線的傳說可以比感受真實,但飛機上的時間感薄弱,
最後確定還是電影台詞營造的虛幻美感而已,感受仍比較趨近真實。
我多少因此失望,不是為了像聖誕老公公終究是爸爸裝扮那樣的,
而是另一個遠方期待的落空。




我帶了失物之書、夏宇的腹語術,還有信手隨寫的札記,
除了吃下暈機藥作用後那時來時去的睏意,大多時間我看書或寫。
即將降落安哥拉治換機時,推機指著飛機窗戶上的細小花紋,
那是雪的結晶嗎?是雪的結晶吧!我們這樣討論著並感到興奮。



飛往紐約的航段遇上表姊非常幸運,從來沒有看過工作中的表姊,
阿路是阿蓬的姊姊,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將在紐約停留兩天的她們,
我們相約可以一起吃飯或到處走走。

地球繞行的準則是:
無論在哪一個偏遠的點,都有熟悉的相遇正發生。
晚上10點半左右抵達和推機朋友租的地方,
是兩年前推機來紐約相識的房東,非常熱情的華僑。
沒想到同住的房客竟然與我是同一大學,擁有同樣朋友,
我們還曾在朋友家的聚會上見過一面,熟悉的感覺,
是走到任何角落都正在發生呢!

由於出了機場就上了房東派來直達民宿的朋友車,
我還沒正式踏上紐約街道,對於旅行的感覺不太明確,
只遺留了飛機上的暈眩、過程中的驚險插曲和乾澀的皮膚告訴我,
已經身處異地。

沒有曲折也就沒有回味無盡的旅程。
紐約是包容的海綿體,這裡有來自四面八方的旅人,相信再過幾天,
她就會不著痕跡地把我們吸收進去,我們則非常努力融入其中。

創作者介紹

瑪靡兒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MLChen
  • 世界真的小
  • 悄悄話
  • 巓椡媞誹﹖
  • 希望MAMI接下来的旅途愉快~!@
  • 包
  • 酷耶
    你竟然帶了我愛的《失物之書》
    我期待它在旅途上給你力量

    加油!
【 X 關閉 】

恭喜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希望能了解您的
【痞客邦部落格使用行為】

填問卷將有機會獲得痞客邦獨家好禮喔!(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