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什麼時候做他自己?他什麼時候會變回他一如往常的樣子?也許是當思想與情感的熔江,埋葬了所有的謊言、面具以及自欺欺人時,他所呈現出來的樣子?我們常常聽別人抱怨,某人不再是他自己的樣子。事實上,這或許意味著:他不再是我們所樂於見到的那個人?或者說到底,那只不過是我們的戰鬥口號罷了,用來反制自己習以為常的東西受到嚴重的威脅,至於對別人的擔憂和關心,不過是種掩飾罷了。」
-------里斯本夜車。Pascal Mercier。

星期五夜晚雖然瘋狂,久未見的聚合被笑臉和音樂簇擁,過後過後,
微醺的吧台,燈緩緩亮起,桌上融化的小水灘卻搭配著群眾異同的話題,

M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